当前位置: www.7727s.com > 风俗习惯 > 正文

只会在方言上做文章?看这些短视频节目如何用

时间:2019-11-07 12:39来源:风俗习惯
原标题:触乐夜话:八大菜系都是我的家乡味 语言是最高效的沟通方式,因短视频具有短平快的特性,其语言不仅承担着传达信息的功能,更重要的是需要在短时间内,快速拉近观众距

原标题:触乐夜话:八大菜系都是我的家乡味

语言是最高效的沟通方式,因短视频具有短平快的特性,其语言不仅承担着传达信息的功能,更重要的是需要在短时间内,快速拉近观众距离。

图片 1

除了常用的普通话,短视频领域内的语言还有很多玩法。内容创作者们用默剧、播音腔、方言、配音的方式,全方位多角度地表达着内容的生命力。每种玩法都有其独特的功能,在不同场景中有不同的效果。

图/胡又天

图片 2

地方菜

图片来源:节目《苏豪同学》

月初去成都参加漫展Comiday 22,上周又去上海的“东方萤灯筏”(TouHou Only 9th,即THO9),再转战苏州听“幻奏盛宴”音乐会,顺道再去访问当年《精忠报国岳飞传》制作成员现在开的工作室。在这些主要活动之外,少不得的自然就是饮食,记忆中熟悉的味道,怀念的川菜与江浙菜。

01

怎么川菜也怀念,江浙菜也怀念?实情是,大江南北那么多地方菜,几乎就没有我不怀念的。这是生长在台北的福利:几乎每一种地方菜都吃得到,只要有当年他们的人过来。

默剧

近代开始叫起来的八大菜系是哪八大还存在争议──关乎饭碗,不能不争,就算定案了,不在名单上的也必须拚命争取第九、第十,毕竟“四天王有5个人是常识”,八大菜系即便要列到20个以上,也是很合理的。所以这里就只数东南西北。

silence

东边江浙,当年迁台的大员、军人和百姓都多,名店也就不胜枚举,如“银翼”“秀兰小馆”“隆记菜饭”“九如”“浙宁荣荣园”“叙香园”“老上海”,还有大名鼎鼎的“鼎泰丰”,都是我们常去的(或者从九如买生的馄饨、粽子,从鼎泰丰买生的菜肉大包回家自己蒸)。而且我祖父母就是浙江人,我外婆家也是江苏人,聚餐时自然常选这一系。2011年我研究所毕业时,第一次回金华祭祖,到奶奶亲戚家里吃饭,惊觉那红烧牛肉的味道和奶奶做的一模一样,于是对味觉记忆之强固深有所感。

演员不说话,通过肢体动作来表达信息,可以发出笑声、哭声等声音来辅助表达,部分情节可通过旁白完成。这种形式在影视领域被称作默片,如“卓别林”系列、《憨豆先生》《小羊肖恩》《越狱兔》。

南边闽粤,闽菜和台菜不用说了,说粤菜。台北的港式饮茶和粤菜馆也很多,甚至不比香港的差──虽然最顶级的大馆,和最庶民的粥面、烧腊是差一些,但中高档的如“粤香园”“神旺”“品珍坊”等等,都有不少都能做到实惠而美味。老爸在香港工作过一年多,回来饮食功力大进;我读博士也在九龙城周围吃了3年,只要愿意多走一点路,不捱学校食堂里那种有洗洁精味道的蔬菜,都能时时印证食经。广府菜之外,据查还有客家、潮汕两大派,客家人和客家菜早在清朝便在此开基传承下来,无须赘言,潮汕菜在台北倒是比较少,不过我住香港时也补课补上了。

在短视频中,演员缄口不言的形式通常运用于情节演变、节奏轻松的泛娱乐类节目中。这类节目可以不通过语言来表达信息。相比密集型信息表达类的节目,默剧用肢体语言来推进视频进程。让观众揣摩演员想传达的信息,主动跟上节奏,发掘其中的亮点。

图片 3

洋葱视频旗下的《办公室小野》《办公室小作》《苏豪同学》、同样是创意美食的《野食小哥》《李子柒古香古食》、主打DIY的《野居青年》都采用了默剧的表现形式。

在洛杉矶赵阿姨家看到的旧书《最新原味粤菜谱》,现在给我带回北京了

图片 4

西边川、湘、陜,川菜在台湾地区也正宗,以前我家附近的“四川吴抄手”老板还是我长辈亲戚,后来他退休转让出去了,大菜的口味退步了一些,但红油抄手、粉蒸肥肠这些小点还是维持着水准,有时我一个人也会去吃。川籍老兵来台后发明的四川牛肉面算不算川菜不重要,“老邓”“老张”还有几十家牛肉面做得都很好才重要。维持着水准的正宗川菜馆还有“骥园”,近年也还有一些四川媳妇开了一些很不错的小面馆,如“天府”。太辣的湖南菜我没法吃,但台北的都不至太辣,小时候跟大人去过几次“湘之最”,也忘了是怎么个“最”法;比较常去的是一家忘了名字的家常菜,每次都点“炸蛋”来配饭。陜西菜,台北也有“勺勺客”,面食和菜、肉都很对,和我去丝路旅游时吃到的相比,除了羊肉没办法那么新鲜,其他都不差了。

节目《办公室小野》详情页 by.卡思数据

北边京鲁,“都一处”“京兆尹”“为福楼”“同庆楼”“半亩园”“真北平”等等都是伴我成长的,从炸酱面、大卤面、合菜戴帽、牛肉大饼卷这些基本款,到宫廷点心,到火锅,到烤鸭之类的大菜,从平价到豪华都有,甚至比我在北京吃的都好。我在北京也吃过一些真正好的馆子,也在一位阿姨家吃过她亲手做的极好的炸酱面,但哪里能天天跑那么远去吃?平常还是只能将就于连锁店和食堂级别的东西,果腹而已。台北就不同了,我从家里骑个脚踏车出去,不远就有好店。山东大馒头也是两三代人的记忆,虽然近年老兵渐渐雕零了,面食也都还有传下来。

这种形式主要有4个优势:

讲完东南西北当然还要来个中。湖北菜,比较冷门,台北有过“湖北一家春”,离我家也不远,我没有吃过比它更好的珍珠丸子(虽然材料也没多高级,但味道就是正),可惜在我中学时关门了,后继无人。比较悲哀的是河南,还真不记得有哪家是以河南菜为标榜的,顶多取个河南的地名。还是把山西从旁边拉过来支援一下吧,“小山西”的烧饼从小吃到大,此外老爸常说我们小时候在一家很贵的火锅店一连点过10盘肉,我一直认为他把记忆夸大了。

①低门槛无国界,利于全球化传播。打破语言壁垒,利于节目“出海”,非常适合全球化布局的内容创作者。今年升级为“国际野”的《办公室小野》,目前已收获500万海外粉丝(截止到2017年12月),成为亚太地区Facebook粉丝数第三的博主,仅次于阿信和周杰伦。这一切,还要归功于小野从不张口说话的“哑巴”形象。

再补个东北和西南:东北有做酸菜白肉火锅的“长白”,西南有“云松小馆”等等云南馆,两者在酸味上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于台北炎热的天气都算对症。

②沉浸度高,视频观看质量更高。面对快速且过量的文字、语言信息。默剧的表达形式明显更“清净”一些。没有语言,观众就把注意力放在演员的肢体动作上,揣摩其每个行为的目的。主动挖掘信息,让观众对节目的印象更加深刻。

所以我到大陆来的时候,人家问我吃不吃得惯?只要是好吃的,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有问题更好,出了问题(例如重庆火锅),找到答案(例如厕所),我的记忆库就又增加了。

③更具场景感,容易引起共鸣。放弃语言,意味着演员只能通过饱满表情和肢体语言来表达情绪。《野食小哥》搬重物时发出吃力的声音,被观众戏称为“话最多的一集,看来是真的重”。把行为和反馈融合在场景里,让观众去感受。

真要说吃不惯的,那就是一些重油重咸重辣,盖过食物本味的料理。以前跟团来的时候,导游、领队会再三请餐馆少放油盐、少放味精,结果还是偶有死咸的情况,不过近年好不少了,大概是因为经济发展,高血压、糖尿病也发展,知道怕的人渐多,年轻人也开始会比较、会讲养生;又或者只是因为我学会避雷了,尽量不点可能太重口味的。

④做得好的节目,故事完成度普遍高。除了科普类节目,大部分节目需要考察自身讲故事的能力。无语言辅助,说明故事本身已具备足够多的看点,情节冲突亮点完成度比较高。

如果还要说不满,自然就是连锁店、超市的东西吃起来太无聊了;浏览各种饮食文学和网上的食话,许多都在感叹以往的好味消失,被一堆没有灵魂的量产货取代。但又要怎样才能找回灵魂呢?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你没那工夫每天去做;偶尔能吃到一顿还行的,也就不错了。也因此,有机会吃到真正好味的时候,都要满怀感谢。

这种形式也有局限,它不适用于密集型知识类节目。且对演员的控场能力及演技有较高要求,比如无意义的动作都会被观众捕捉到,对内容创作者来说,这是个挑战。

图片 5

除了有情节设置的节目,还有一些节目也不需要语言来展示信息量。如部分美食/辅食制作类、音乐舞蹈、萌宠类节目,通常伴以BGM+字幕就可表达全部的信息。口播不仅没多大意义,还显得突兀破坏气氛。

1969年的食家,已有不少对料理劣质化的感慨,而我们也多亏有这样的一群人,才得以把“正味”传承至今。对此书有兴趣的读者可联络我

2

地方语言

普通话

8月21日,国产动画电影《肆式青春》在B站上架了,大会员可看。相对于先前在网飞上架的英语、日语配音版,中配版最大的不同,自然就是配音(废话)。

mandarin

《肆式青春》是3段各自独立的短片,人物彼此并无关系,而共同的主题,真正的主角,是1980至90年代的街景、家居和现今的对比,他们用动画再现不同地区一代人的童年,并且,配音也多处采用了早就该做、我也一直想要多听到的方言,虽然不完全。

普通话具有较高的普适性,可吸引到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一般信息量大、科普知识类节目都选择这种普通话作为节目语言。标准发音自带严肃感和权威性,搭配上《了不起的村落》这类的纪录片,就给人庄重的仪式感和严谨的厚重感。

我对方言和其中的文化,从来都是充满兴趣的。几年前改编贾平凹散文的《卖猪》就把1978年左右的陜北黄土高原表现得相当生动,配音亦好。这种片子我从不嫌多,听到熟悉的乡音很高兴,听到陌生的方言更高兴,我又可以学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普通话可以表达一本正经,不过在短视频领域,当它上升为播音腔时,通常是带着戏谑的意味。暴走的旁白君,每周字正腔圆地讽刺吐槽着烂片,《阅后即瞎》《法克说片》不仅声音正经,形式更正经,主播正襟危坐煞在摄像机前,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用这种形式和内容上的反差给观众带来笑料

《肆式青春》第一部是湖南的故事,并以米粉为贯串全篇的名物。然而没有湖南话,是找不到配音员吗?有人说,因为湖南各县,甚至各村的方言差距就很大,但这是理由吗?差得多,不也很好?何必要拿一种最强势的,例如省会地区的来作标准,或者怕被挑剔“和我熟悉的湖南话不一样”就干脆不做了?

3

编辑:风俗习惯 本文来源:只会在方言上做文章?看这些短视频节目如何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