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7727s.com > 风俗习惯 > 正文

【开封情·报纸缘】原上草:为往事干杯

时间:2019-11-07 12:39来源:风俗习惯
原标题:【开封情·报纸缘】原上草:为往事干杯 今天 为往事干杯 是苏州解放70周年 原上草 也是《苏州日报》的前身 1981年筹备《开封日报》第三次复刊时,我在《工人文艺》当编辑

原标题:【开封情·报纸缘】原上草:为往事干杯

今天

为往事干杯

是苏州解放70周年

原上草

也是《苏州日报》的前身

1981年筹备《开封日报》第三次复刊时,我在《工人文艺》当编辑。据说调令往返了几次,颇费周折,最终令才生效,且一去就被安排在总编室做要闻一版编辑。当时筹备人马的是副总编辑曹远谋,后来他升任调离报社。一日,我俩在老四面钟十字路口相逢,双手相握,他一开口就夸我某篇文章好,并说当初调我有多难、有多对。老总编,有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远谋。

《苏州报》复刊40周年纪念日

图片 1

1949年4月27日,古城苏州宣告解放,苏州历史翻开新的一页。当天,“苏州报社”小分队也随解放军进入苏州城,并开始党报的出版筹备工作。

复刊时条件差,办公编辑稿件在郊区招待所,印刷在宋门里的印刷厂。第一期试刊的报纸编发时我当班,稿件编辑完毕,总编室主任成鸿昌几乎是喊着对我说:“快,印刷厂!”小跑,加自行车。这就是当时的工作状态,有点军营味道。那时,从发稿、拣铅字、拼版到校对……时间就是报纸的生命。

1949年7月1日,《新苏州报》诞生。此后,《新苏州报》曾更名为《苏州工农报》,“文革”期间停刊。

一张报纸如一席菜。菜来自四面八方,到灶房后厨师开始调度搭配。总编辑好比灶房总管,掌灶的就是各部室主任。所以,这里需要协调,葱是葱的位置、刀是刀的位置,必要时还要调换位置。这种氛围和胸襟,使我有机会上前线跨战壕采访,一次是采访碑林创始人李公涛先生,一次是采访原电机厂女工姜亚辉,两次采访使我有机会接了地气,写出《石头上的事业》《她,姜亚辉》两篇稿件。王庭僚总编辑在任时,首批半个版面刊发《起飞吧开封》。如果那时的读者知道报社有个“原上草”,实在是在任总编辑和同事的支持,真诚感谢。

1979年4月27日,在苏州解放30周年这个重要的日子,报纸复刊,以《苏州报》为名重新与读者见面。作为《苏州日报》的前身,《苏州报》的复刊,对于苏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极具意义。

图片 2

图片 3

敬业精神强,人情简而暖。开封日报编前会都在下午开,开完就要画版,有时还要撤换稿件,晚饭就吃不好。有同事给我留下过喝的,有同事把自己吃的鸡蛋放在我抽屉里,不多,两个,热的。报社实行业务考核后,有时我的任务吃紧,有同事会悄悄挤点“豆腐块”让我“吃饱”。工作结束和同事一起喝酒,多是地摊儿,汴京啤酒,一拿就是两捆20瓶,不用杯子不用碗,对着瓶口吹喇叭,真是惬意。

40年了

回忆往事,当然也有不高兴的时候,那就是评职称。满想评高级职称没跑,结果还是评委的我,落空。当时我真的拂袖而去,还是蔡泽恩社长肚量大,找人又把我叫回去吃饭。蔡社长端着酒杯走过来诚心诚意跟我碰杯的片刻,那酒杯有点像入海口,自己一仰头还真海量。那个年代的职称,那么多萝卜就几个坑儿,哪埋得过来?谢谢泽恩老社长,有机会还和您喝酒,和您说您为“乡情”征文那本书写的序:“不认家的鸽子不是好鸽子!”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

回首咱家,藏龙卧虎。复刊时和我一起上夜班的四版编辑是张建军小弟。有时他晚来点儿,让我帮忙收收新华社电讯稿,我知道他正谈朋友,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还有深圳、广州的《深圳特区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重要岗位都有从咱报社走出去的人,说咱报社是个小摇篮,一点也不夸张。

我们一起来听

去年和《开封日报》的老报人不天先生,同事西红、老朋友文胜,专门跑到劳动路怀旧,看报社旧址。西红领着给我看当年的办公室,说昨天的故事。这是劳动的故事、创业的故事,情浓如酒、谊纯如酒,总觉拍的那张照片里的人还是正当年,意气风发激扬文字,禁不住想大喊一声:“干杯,为了往事!”

老报人、老通讯员、老读者

干杯,也为现在的报业集团的小朋友们,今天是你们的,未来也是你们的!

追忆40年前的那段难忘时光

(原上草,本名杨中冰,另有笔名洋中冰。1953年生人,当过兵。1981年年底调入筹建复刊中的开封日报社,先后在日报总编室、公交部、副刊部及《汴梁晚报》工作,至1995年。现定居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

本期编辑:孙争杰

老报人薛良材:

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复刊定在4月27日,因为这个日子对苏州最重要

责任编辑:

展开剩余94%

苏州日报社原党组书记、《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原总编辑薛良材,是《苏州报》复刊筹备组成员之一。他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使我们的报纸获得了重生。那时群众对恢复报纸的呼声很高,周边城市报纸陆续复刊,让市委加快出报的步伐更坚定了。

1979年1月,复刊筹备组成立。

重新出报的喜讯一发出,原报社采编人员主动请缨,归队办报;众多通讯员、读者也纷纷写信或直接上门,积极提建议、出主意。

筹备组在起草复刊方案时,首先要确定的就是报纸的名称。一开始,大家建议用1949年7月1日创刊时的报名《新苏州报》,但时任市委领导们认为,苏州解放已30年,再用“新苏州”不太贴切,索性就叫《苏州报》。至于复刊的时间,想要选一个苏州人印象最深的日子——那毫无疑问应该是4月27日,苏州解放日。这一天苏州古城迎来新生,把复刊选在这一天,意味着报纸也获得新生。

3月1日,市委发出《关于出版〈苏州报〉的通知》,明确《苏州报》系市委机关报。3月26日,“样报”出炉,送市委、市委宣传部审阅。当年4月,报社领导班子也建立起来了,实行党组领导下的总编辑负责制。报社内设总编办公室、经济组、政文组、副刊组、美术摄影资料组、群工来信组、经理室、印刷厂。社址设在民治路24号。

4月19日,1期“试刊”制成,印刷3000份赠送给读者,听取大家的批评和建议。

1979年4月27日,《苏州报》终于在苏州解放30周年当天正式出版,受到了各界热烈欢迎。

图片 4

老报人俞弘毅:

大家都有一股劲,就想把报纸办好

40年前的今天,《苏州日报》的前身《苏州报》复刊。作为复刊时的首批编辑,《苏州日报》原总编辑俞弘毅对那段历史记忆犹新。

早在1959年,俞弘毅就进入了当时的《新苏州报》工作。1971年,报纸停刊,他调到广播电台编辑部。1979年,报纸复刊时,俞弘毅与其他7名原先就在《新苏州报》工作的同事被调回报社。当时报社没有办公室,借用了民治路24号广播电台一幢二层楼内的一间半办公室,十几个人挤在一起。

条件艰苦、任务繁重,但大家都有一股劲,就想把报纸办好。“当时我做的是编辑工作,负责时事内容。那时候工作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是常有的事,下午两三点又要上班了。”俞弘毅说。

回忆起那段过往,俞弘毅言语间透露出的满是珍惜和怀念。“大家讨论的都是工作,比如明天登什么、选什么稿件、有哪些线索。”也正是因为这份经历和感情,俞弘毅和同事们一直坚守在新闻战线上直到退休。

图片 5

老报人周永华:

怀着当记者的坚定信念,重回《苏州报》

《姑苏晚报》原副总编辑周永华,是1960年6月30日到《新苏州报》工作的。报纸停刊后,周永华来到苏州第一丝厂,成了厂里的“笔杆子”“多面手”。他不仅为单位撰写总结报告,还挑起了厂内宣传重任。此外,他还坚持对外投稿,其中,介绍企业的相关稿件曾被《新华日报》刊登,并被《人民日报》转载。

在苏州第一丝厂工作的七年两个月时间里,周永华心里始终有个记者梦。

1979年1月,苏州市委成立报纸复刊筹备组。作为筹备组负责人之一的孙谐找到周永华,希望他回来参与复刊工作。埋藏在心中多年的记者梦可以继续了,周永华喜出望外。

但回报社并没那么顺利。当企业得知此事后,认为人才难得,坚决不放他走。相关部门到企业“调人”时,企业还借口周永华已经借调到省里工作,想把他留下来。最终,在相关部门和报社的再三努力下,周永华才重返《苏州报》。

回报社后,周永华担任记者,负责纺织工业局、基本建设委员会等条线的宣传报道。白天,他和同事们骑着自行车深入基层,密切联系条线单位,建立通讯员队伍;傍晚,他在单位整理采访笔记,“爬格子”写新闻。他说:“大家干劲十足,加班到晚上那是家常便饭。”

图片 6

老报人金蔚然:

创造“连续发稿五万五千字无差错”纪录

“我进报社的时候,5个人共用一张桌子。”金蔚然在《苏州报》复刊时调入报社工作,成为经济组的记者。他回忆,刚复刊时办公条件十分艰苦,不少办公设备都是从别的单位借来的,但每个记者工作起来都干劲十足。由于当时人手少,记者都是“多面手”。除了采访写稿之外,金蔚然还要写评论、社论、短评等形式的言论文章。

复刊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作为经济组记者,金蔚然紧盯商业、市场趋势,经过充分调查写出了报道《水灶业亏本说明了什么问题?》(水灶俗称“老虎灶”),讨论水灶业的经营体制弊端。苏州市第一家个体水灶开业时,金蔚然又跟踪采访,对水灶业相关情况做了系列报道,反映了当时社会经济的实际情况。

复刊时,报纸编排、印刷等工作非常耗时,远不如电脑写稿、激光照排方便。为了不影响后道工序,金蔚然采编稿件时,力求文字清晰、语法标点准确。曾有领导评价金蔚然写的稿子“字迹端正、字体规范、全文清楚”。金蔚然曾多次获得报社“万字无差错奖”,并创造了连续发稿五万五千字无差错的纪录。

老报人张昌颐:

在灵岩山请赵朴初为《苏州报》题字

编辑:风俗习惯 本文来源:【开封情·报纸缘】原上草:为往事干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