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7727s.com > 世界史 > 正文

历史是由人谱写的,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

时间:2019-11-20 08:53来源:世界史
骆驼虽有沙漠之舟的美称,但不象许多书上说的那样“骆驼半个多月不喝水、不吃草也能继续行走”。实际这都是没有科学根据的错误观点,我穿越了四次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带驼队进

图片 1

骆驼虽有沙漠之舟的美称,但不象许多书上说的那样“骆驼半个多月不喝水、不吃草也能继续行走”。实际这都是没有科学根据的错误观点,我穿越了四次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带驼队进入过罗布泊,关于骆驼究不吃不喝能维持多久的问题,我请教了许多老驼工,也目睹了一些事实。

图片 2

这里我要重审一点,没有一个人或一只队伍,凭借自己的力量纵穿或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90年代以来的中日、中英纵穿塔克拉玛干沙漠都是在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支援下完成的,即使这样纵穿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只能沿着沙漠的南沿50—100公里内的线路穿越,可以说是沿着沙漠的边缘穿越而已,因为探险队要依托沙漠南沿的312国道上支援队的支援,支援队的驼队最多也只进入沙漠100公里运送给养。我们这次尼雅遗址探险,也只是有限度地穿越沙漠,这基本上也到达了极限,全自助穿越沙漠,再长的距离也是不现实的。

至于怎么吃苦受罪,宗老头并没有多说,在他的回忆中快乐的东西更多。他着重说到了叶尔羌河的分别,我想那个时刻,行程已经过了四分之三,赵公觉得这个年轻人已经无限接近成功了,他也已经到达极限了。分别的决定对于这个人来说是种释然,对于宗老头来说是个最难接受的但必须接受的现实。眼前这个老人无比憔悴。

这次尼雅探险,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我们没有租用任何交通工具。通常的沙漠探险都是租用庞大的驼队以及沙漠车(沙漠车只能在罗布泊、和田河、尼雅河、克里亚河等河床地带行驶,如在沙漠腹地行驶必须有推土机开道)。这条路线如果作为合法的商业性旅游路线,也可以租用骆驼运输物资,首先要将骆驼用汽车运到沙漠公路468公里处,向西穿越沙漠抵达尼雅,然后驼队向南到大麻扎,沿尼雅河到民丰。

这种快乐源自对身边一切的好奇,有人捡了一车斗的石头。在我看来,这些石头都太过普通,没什么收藏意义,但这也许就是快乐最根本的源质。回到人本质上来看,能跟这些小伙子一起是件特别开心的事情。事情一下子简单了,所有的地名真的变回一个简单的地名,不必费心为这些名字增加什么晦涩的现实意义。

按照常规路线,100年来进入尼雅的探险队,都是沿尼雅河向北行至大麻扎(为纪念宗教战争中战死疆场的穆斯林领袖建造的陵墓),再向北行20公里抵达尼雅中心地区(以佛塔为中心,东西4—5公里,南北40公里)。在大麻扎附近有一个村落,驻有百十户维吾尔人,国家为了保护尼雅遗址,专款投资在大麻扎附近修了一个永久性的文物管理所,雇佣专人看管,据说管理程度远远超过楼兰遗址。现在每到7—8月份,来自和田地区的大批穆斯林群众到此朝圣。从315国道沿尼雅河到大麻扎有60公里左右的便道,都是在沙丘之中绕行,只有托拉机和大卡车可以通行。

赵公在罗布泊中心的墓碑,常有后来者来此祭拜。

食品:按5天计划,每人带了20瓶600毫升的矿泉水,3个400克的馕,和100多元副食品。在这次探险中,馕作为主食还是很不错的,在火上烤热后,又酥又软很可口。方便面太费水,又占空间,不宜全自助形式的沙漠探险。

信念在变,唯好奇心不变。

集体装备:E25帐篷三顶,三人旅游帐一顶。由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冬季无风,短期探险也可以不带帐篷,沙漠里枯死的树木很多,可以自制“火炕”(先在地面上挖个槽子,在上点火,然后用沙子掩埋,人睡在上面,犹如睡在火炕上一般,及时在零下30度,被窝里也是很热的,当地驼工在沙漠里露营都采取此方法),我们在沙漠里也做了尝试,由于沙子垫的太薄,热得一夜起来了好几次垫沙子。注意,“热炕”上一定要垫防潮垫,不然将地下的潮气吸上来,睡在上面是很难受的,这次探险睡在“热炕”上的队员起来后发现,防潮垫下的沙子都湿了。

图片 3

本次活动中使用了5部键伍150兆对讲机。在塔克拉玛干一望无际的沙丘中,对讲机通不了多远,由于沙子对电磁波的吸收作用,几乎看不到对方时,对讲机就无法通讯。为了确保安全抵达尼雅,带了5部GPS导航议,在寻找尼雅遗址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在全自助沙漠探险中,个人无需带保温壶,全队带一个烧水壶就可以了,途中休息可以就地取材烧水。为了点火方便,我们还带了一只瓦斯点火枪。

宗老在拍卖会上拍到的斯文赫定在西北考察时留下的历史资料图片。Photo via 宗同昌

由于这次尼雅探险是全自助形式,行装本着尽量从简的原则,即使这样,每个队员负重都在30公斤左右。

不知道为什么,宗老头平静地坐在副驾上讲到这一刻的时候,我莫名的想哭。他没用什么华丽的词汇,就像平铺直述般的淡淡的说到这里,我就想哭。这种生死般的离别我不能不动容。

1991年10月带日本京都大学探险队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喀拉米兰河考察时,进入沙漠第四天后,骆驼开始烦躁不安,晚上驼工将每个骆驼的腿都捆绑起来,牵鼻子的绳也拴牢,即使这样,夜里两峰身强力壮的骆驼还是逃跑了。驼工告诉我们,骆驼冬天5—6天不喝水就不行,出于本能它*灵敏的嗅觉,向水的方向跑了。在夏天沙漠中温度高达50多度,骆驼3天不喝水就不行。

他们提到了斯文赫定和这个外国人那次失败的塔克拉玛干探险,那次人畜尽亡的惨败。他说这是老天给中国人留下的机会——就像长江。他也提到了自己之前失败的尝试,也提到了日本人的勃勃雄心。他相信宗老头一定能走出去,能创造真正的奇迹,这是老天爷专门为他保留的一份无上荣耀。

路线的确定:

图片 4

尼雅遗址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部,在尼雅河的尾闾。气候属温带大陆性干旱性气候,年平均气温在11。2℃,夏季地表温度可达50多度,冬季白天气温在零下5度左右,夜里可达零下30多度。通常10—4月为塔克拉玛干沙漠探险的最佳季节,在这期间不会出现沙尘暴,4—5月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风季,每隔几天就要刮两三天的暴风,夏季沙漠干热难忍,都不适合沙漠探险。我们这次尼雅遗址探险选在元月26日进入沙漠,主要是利用了春节的长假,这个时期也是全自助徒步穿越的最佳季节,白天气温在零下5度左右,夜里气温在零下15—20度之间,白天行军不至于出汗太多,也没有寒风瑟瑟的感觉。

原标题:历史是由人谱写的,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 | 塔漠缘起

考虑到上述情况,我们选择了一条极端的新路线,这条路线首先要感谢沙漠公路的开通。我们从沙漠公路468公里路标处下车,向正西方向直插尼雅遗址的中心—佛塔,全程直线距离29公里,图中要横切3个河床,翻越6个100多米高的大沙山,这条路线任何车辆都无法行驶,探险者不借助任何运输工具,背负所有的生存必备品,用5天时间全自助地在沙漠中行走了直线距离65公里。实践证明,这条极端线路是可行的,它适合于有一定野外经验的探险爱好者,不适合常规旅游者。

图片 5

1993年5月我随中日友好楼兰探险团,从米兰进入楼兰,当时买了100峰骆驼,日本人骑骆驼,我们坐沙漠车打前站。驼队从米兰出发,两天后到喀拉敦风火台,从此进入罗布泊,三天后骆驼开始体力下降,体力弱的骆驼开始陆续死亡,沙漠车开始往返米兰为骆驼拉水,即使这样,15天后返回到米兰时,70多峰骆驼都葬身于罗布泊。

责任编辑:

个人装备:睡袋、防潮垫、羽绒服

撤出的人要爬上一条木头筏子,被对岸的人拉过叶尔羌河不宽的水面,对岸有一条沙漠公路,直通外面。我把他扶上筏子,他没说什么壮志凌云的话,就趴在筏子上安慰了我几句。我们该分别了,我走上沙丘,背对着河,他趴在筏子上被拉向河心,他一定是趴在筏子上望向我这边的,我不敢回头,我接受不了那个时刻。剩下来的日子我要自己面对,我的支柱走了,我内心开始弥漫起恐惧和孤独……

沙漠运输:

注:日本NHK电视台组织探险队于2004年1月23日从新疆麦盖提县以东80公里处出发,以骑骆驼和徒步的方式,沿北纬39度线由西向东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在73天的行程里,全程直线距离846公里,迂回距离达1500公里左右,成为人类探险史上的又一壮举。探险队共有29人,其中日方队员14人,中方队员5人,驼工10人。

图片 6

宗老头说行程过了三分之一后赵公双腿就肿的不行了,他把自己绑在骆驼背上,宗老头牵着,继续在沙山上跋涉,可能作为队友的日本人把他们忘了,或者对他们的行为根本不理解,日本人骑着骆驼,中国人为什么走着呢?这原因跟长江漂流那不可理解的“一寸江河一寸漂”简直如出一辙。我觉得这是中国人血液里上溯汉唐意志的基因记忆,现代人觉得很蠢,但我期望我拥有这样的顽固意志。

装备和食品:

图片 7

中国人就是这样,一代代的传承,除了知识,还有灵魂。将你送到尽可能接近成功的地方,哪怕自己粉身碎骨。这可能就是中华文明不断的脉络。后来赵公去世了,宗老头背着他的墓碑进入罗布泊腹地,将他的墓碑立在罗布泊的湖心,这是一种信念的誓言吧。

图片 8

资料图:左一为“沙漠王”赵子允

队伍里充满了年青人,车队电台的功率很大,年轻人的对话从来没有停息过。我几乎插不上话,我的幽默过于老气,我对改装车辆技术一窍不通,我感觉他们需要激情,需要快乐和惊喜,并不需要有人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唠叨那些老掉牙的理想和情怀——对了,我想起他们在对讲机里经常说起的一句话,他们需要的东西就在这句话里:牛X,就是干!

编辑:世界史 本文来源:历史是由人谱写的,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