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7727s.com > 文物考古 > 正文

《考古学报》2016年第2期目录及摘要

时间:2019-11-03 11:00来源:文物考古
包山楚简“集箸”、“集箸言”的性质再辨…………………………………………… 王红亮(153) 论黑格尔Ⅰ型铜鼓…………………………………………………………李昆声  黄德荣(

包山楚简“集箸”、“集箸言”的性质再辨…………………………………………… 王红亮(153)
论黑格尔Ⅰ型铜鼓…………………………………………………………李昆声  黄德荣(173)
契丹早期墓葬研究……………………………………………………………毕德广  魏坚(207)
重庆云阳丝栗包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
…………………………………………………………重庆市文物局  云阳县文物管理所(231)
苏州木渎古城2011—2014年考古收获……………………………………………………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苏州市考古研究所苏州古城联合考古队(263)

在木渎古城内,藏着个神秘的“城中城”——合丰小城!这是目前木渎古城遗址考古发掘的最新收获。

 

图片 1

包山楚简“集箸”、“集箸言”的性质再辨

合丰小城范围图

王 红 亮

图片 2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西安  710119)  

合丰小城城墙出土的陶器

  包山楚墓二号墓出土的文书简中,有一些被称为“集箸”、“集箸言”的竹简,其对研究战国时期楚户籍或名籍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但是,学者们对其性质始终聚讼不已。实际上,要判断“集箸”、“集箸言”简的性质,必须首先要对其进行复原。通过复原可见,“集箸”、“集箸言”的固定格式是在每件事情记录完以后,记录者的落款中经常会出现“某某内(之)”的字样。“内”是动词,其宾语通常为“典”、“中”、“等(志)”一类的司法文书,这类文书既包括户籍的内容,又涉及司法狱讼的内容,“内”的对象:“中、“典”、“等(志)”等应属于“簿书”,所以,“集箸”、“集箸言”的具体内容虽然是关于人口记录的调查,但其跟上计密切相关,所以被冠以“集箸”、“集箸言”之名。“集箸”、“集箸言”从名上看,类似于《周礼》中的“簿书”,也类似于汉代的“集簿”,其本质上是一种带有总括性的、综合性的统计文书,其作用是用于上计的。对于“集箸”、“集箸言”的讨论,应该是与对左尹邵佗的身份和职掌的判断相吻合的,“集箸”、“集箸言”的固定格式“某某内”之“内”的主语即是左尹邵佗,其身为重要的楚国中央司法官员,是联系楚王与地方官员的纽带。地方官员将“集箸”、“集箸言”上计至左尹,其中涉及到楚王的内容当然要由左尹上报楚王。

从 今年3月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苏州市考古研究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开始了在木渎古城内的考古发掘。考古人员在城内发现了丰富遗存,包括小城1 座,古河道3段,石器作坊1处,东周时期一般遗址多处,尚存的土墩遗存235处。经初步判定,一些属于东周时期大型建筑基址性质的遗存,可以表明木渎古城 内确实存在过大型建筑。

 

神秘的“城中城”位于合丰村,南临香山北麓,居整座古城的西南部,城东紧挨着胥口通往太湖的水路。小城址呈圆角方形,东西长约460米,南北宽约430米,面积约19万平方米。

论黑格尔Ⅰ型铜鼓

合 丰小城的北侧和东侧有多座土墩,呈一线分布,构成小城的城墙 ,长约600米。城墙外侧有城壕环绕,城内外土墩遗存密集。在此前的勘探调查中,考古队员们已经注意到了合丰村附近大量的土墩遗存,当时就判断这些有可能 是城墙遗迹,也有可能是大型建筑的基础遗迹。因此,从今年春天开始的考古发掘,就把重点放到了合丰村一带。从合丰小城的地理位置来看,这座“城中城”似乎 很有可能是当年的官署聚集区。

李昆声

而在古城西北角的马巷上,也有令人欣喜的收获,考古队员发现了大面积的石器作坊遗址,地面就可见陶片、大量石制品半成品、成品等。在北部的廖里、横泾郎、上堰头村一带,队员们又发现了不少东周时期的遗址,而在廖里的发掘果然发现了东周时期和马桥时期的遗存。

(云南大学民族考古研究中心,昆明  650091)

据 调查,城内尚存的235处土墩遗存,较密集地分布在五峰、新峰、廖里和合丰村几处。这些土墩形状不一,高度不一,在不少土墩堆积中采集到东周时期的几何印 纹陶片、原始瓷片等遗物。其中,对D157的发掘,发现了东周时期建筑基址的线索,结合去年在新峰村南城墙水门河道内出土的板瓦残片、木构件等重要物证, 考古人员认定城内应有大型建筑基址。

黄德荣

(云南省博物馆,昆明  650032)  

  黑格尔Ⅰ型(HegerⅠ)铜鼓分布在中国和东南亚越南、老挝、印尼、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国家。这一类型的铜鼓,在中国又称石寨山型,在越南又称东山铜鼓A型和B型。据本文统计,截止目前为止,全世界共发现黑格尔Ⅰ型铜鼓247面,其中越南137面,中国73面,老挝9面,印尼9面,泰国8面,缅甸5面,马来西亚4面,柬埔寨2面。本文将黑格尔Ⅰ型铜鼓分三亚型,石寨山亚型分四式,东山亚型下分三式,文山亚型分三式。黑格尔Ⅰ型铜鼓三亚型的年代上限为战国晚期,下限为东汉初期。东山亚型铜鼓的年代下限可延至东汉中晚期。关于黑格尔Ⅰ型铜鼓的源流,三亚型均来自万家坝型铜鼓。其中,石寨山和文山亚型铜鼓是万家坝型铜鼓的直接继承者。石寨山亚型的一支发展成冷水冲型铜鼓,另一支消亡。东山亚型是在万家坝型铜鼓影响下产生的,后来发展演变成为冷水冲型铜鼓。通过铅同位素检测发现,黑格尔Ⅰ型铜鼓的三亚型中,石寨山和文山亚型的矿料来自中国,东山亚型矿料来自越南。三亚型矿料均为就地取材,但也存在互相交流的情况。

 

契丹早期墓葬研究

毕德广

编辑:文物考古 本文来源:《考古学报》2016年第2期目录及摘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