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7727s.com > 文物考古 > 正文

山东章丘于家埠挖出汉代古墓群 两具遗骸身高一

时间:2019-11-20 19:22来源:文物考古
   “大家看,这面汉代铜镜的镜面仍然锃明瓦亮,发着银光,一擦拭应该就能照出人影!”随着现场的一声叫喊,大家的目光投向一面有神兽纹的小铜镜。郭俊峰解释说,汉代的金属

    “大家看,这面汉代铜镜的镜面仍然锃明瓦亮,发着银光,一擦拭应该就能照出人影!”随着现场的一声叫喊,大家的目光投向一面有神兽纹的小铜镜。郭俊峰解释说,汉代的金属冶炼技术不如现代发达,铜器中通常含有锡和铅,因此镜面会呈银白色。

 

    “此次出土的文物大约有50多件,有陶罐、陶壶、铜带钩、铜镜、铜钱等,大都是比较常见的文物。”郭俊峰一边介绍一边让人拿出几件出土文物让大家鉴赏。

图片 1   

 

 
    发掘中比较特别的是M3和M6的墓底棺内未发现人骨痕迹,而是在墓圹的西北部发现仰身倒立的人骨架。推测下葬后不久,这两座墓就被人盗掘,盗墓者将墓主人从棺中拉出,搜取其身上的随葬品后,将其从盗洞中扔下而形成这种情况。
 
    此次发掘的墓葬均为小型墓葬,墓葬形制和随葬品组合与之前发现的济南地区汉代、清代墓葬基本一致。其中值得关注的是:一、M3、M6两座墓中发现的人骨架仰身倒立的现象在以往考古发现中比较少见。二、积瓦墓、积石墓以及M13出土的白陶罐在济南地区汉代墓中较为少见。三、M3、M8等墓葬出土的铜钱均为“大泉五十”,表明这些墓葬的时代相对明确,应为王莽时期,其墓葬形制、出土器物也为判断本地区其他墓葬的时代提供了依据。这批墓葬的发掘为研究济南地区汉代墓葬提供了重要资料。(济南市考古研究所  房 振  孙 涛  郭俊峰) (《中国文物报》2013年2月1日8版)

 

图片 2

 

 
    为配合济南供电公司曹范变电站的施工,济南市考古研究所于2012年11月至12月对章丘于家埠墓地曹范变电站施工工地进行了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在施工范围内,共发现并发掘小型墓葬17座。墓葬形制有土坑竖穴墓、土坑竖穴砖椁墓、砖室墓和土坑洞室墓。其中土坑洞室墓为清代墓葬,其余均为汉代墓葬。
 
    土坑竖穴墓6座。形制较简单,有的带有器物箱。随葬品有陶壶(或陶罐)1对、少量铜钱(大部分为五铢钱,其中M8等墓只出土“大泉五十”),有的还随葬有铜镜、铜带钩等。其中M6在墓底和填土下半部填有大量残碎的陶片、瓦片;M7下部南北两侧整齐排放大量砾石。根据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推断这些墓葬时代为西汉中晚期至东汉早期,其中个别墓的时代可能确定为新莽时期。
 
    土坑竖穴砖椁墓4座。砖椁的铺地砖有“人”字形平铺和错缝平铺两种;椁壁砌法有斜立砖丁砌成“之”字形、斜向贴砌成“之”字形、横向贴砌等三种;大部分砖椁顶部有明显的木制盖板板灰痕迹。随葬品均为陶壶1对、少量铜钱(其中M3出土铜钱均为“大泉五十”),个别的出土有铜镜。根据墓葬形制、出土器物推断这些墓葬时代为新莽时期前后,个别的可能确定为新莽时期。
 
    砖室墓5座,均残。带墓道,有前后室墓和单室墓两种。铺地砖多呈“人”字形平铺;四壁有错缝平砌和“两顺一丁”两种砌法;顶部均残缺。出土器物有灰陶罐、白陶罐、铜镜、铜钱等。根据墓葬形制、出土器物推断这些墓葬时代均为东汉时期。
 
    土坑洞室墓2座。均带有壁龛,出土器物为瓷碗、瓷灯、瓷罐、铜钱、铜簪。

汉代的铜镜光亮可鉴。

 

图片 3

    “这个汉代墓葬群距离章丘市著名的危山汉墓大约3公里。这说明在汉代这里应该有一个比较大的人类聚落。”郭俊峰说,这个汉代墓群的发现,又为章丘增加了一处文物点,对于研究汉代的殡葬习俗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图片 4

    周青先两座汉墓里埋的都是身高1.8米的“山东大汉”

    日前,济南供电公司曹范变电站在章丘市于家埠村施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处古代墓葬群。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经过大约一个月的考古发掘,共清理出古墓葬17座。其中,2座为清代墓葬,15座为汉代墓葬,共出土了包括陶壶、陶罐、铜镜、挂钩在内的50多件文物。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在两座汉墓里发现的人体遗骸骨骼很大,估算墓主人身高有1.8米,就是放在现在也是标准的“山东大汉”。

近日发掘的汉代古墓群。

遗骸骨架很大,据推测墓主身高有1.8米。

 

图片 5

    顺着他指引的方向,记者来到一座大约5米深的汉代墓葬边,看见里面躺着的墓主人遗骸骨架很大,感到十分惊奇。

 

编辑:文物考古 本文来源:山东章丘于家埠挖出汉代古墓群 两具遗骸身高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