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7727s.com > 中国史 > 正文

二十九路军为何会邀请矢原医生一起用餐

时间:2019-10-25 07:57来源:中国史
1932年8月,在北平军分委委员长,张学良的大力举荐下,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任命宋哲元为察哈尔省的主席,察哈尔虽然地狭人稀,但毕竟是个落脚之地,正是在塞外名城张家口,二十

1932年8月,在北平军分委委员长,张学良的大力举荐下,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任命宋哲元为察哈尔省的主席,察哈尔虽然地狭人稀,但毕竟是个落脚之地,正是在塞外名城张家口,二十九军扩编为三个师,二十九军第二次大发展是在1935年年底,冀察政委委员会成立之后,当时二十九军不仅从规模上迅速扩容,装备被也令人刮目相看,士兵普遍使用捷克式步枪,排长用德式伯格曼冲锋枪,连长每人一支二十响驳壳枪,每班配备子弹筒两门,枪流弹两支,捷克式轻机枪一挺,全师共装备轻机枪七百余挺,比中央军甲种师编制多出一倍多,由于训练水准的提高,以及武器装备的改善,此时的二十九军,战斗力在中国的军队中也是排在前几名的位置,然而,二十九军的现代化程度和对手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这种差距并非表现在硬件方面,比如日本医生矢原谦吉,受邀观看二十九军军事演习,结束后,在宋哲元的一再要求之下,矢原医生和二十九军的将帅们,共进晚餐之后,才乘车返回北平城里,对于宋哲元坚持请他进餐之后,再回城,矢原谦吉呢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这个谜团由他的好友,着名作家张恨水解开了,张恨水对矢原谦吉说,这顿饭是北平一个大饭庄准备的名曰“凯旋餐”。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矢原移居德国,后又移居美国,闲暇之余,写下《谦庐随笔》。今天的读者可以将其看作“民国之趣事,正史之补充”。

餐饭的配置别开生面,是用韭黄加韭菜再加肉丝,配上少许花生米,合而炒之,出锅之后,覆盖在荷包蛋的上面,据张恨水说,之所以采用韭黄和韭菜,是取和谐音“二九”,象征二十九军,花生米又名长生果,“长生”“常胜”两音相近,荷包蛋象征着日本的旭日旗,二韭加花生也就是长生果,压在荷包蛋之上,表示日本一定会被常胜的二十九军所击败,由于“凯旋餐”预示着吉兆,二十九军的将佐,因此纷纷前往就餐。

段祺瑞生气

相比二十九军的精神胜利法,日本人却在扎扎实实地备战,随着1936年华北驻屯军的扩充,第二年春天,大批关东军也从东北调遣入关,平津间的日军呢是陡然增加,从1937年4月下旬开始,华北驻屯军在平津近郊,也开始了频繁的战斗演习,六月驻屯军又展开了以攻击卢沟桥夺取宛平城为目标的昼夜演习,6月21号华北驻屯军紧急成立了临时作战科,一切迹象表明,日本军方正在积极备战,中日之间的一场大战即将到来。

段祺瑞两眼炯炯有神,鼻梁有些歪斜。在我看来,他的言谈举止,似乎要胜过“吴玉帅”那样的人,人们当面都称他为“执政”。而他这个人的气场,则有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我听张季鸾这样说过:自从退隐之后,段祺瑞对外界的气度,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只是对他的儿子,既十分关爱,又非常严厉。有一天,段祺瑞和儿子下棋,儿子输了。段祺瑞生气地说:“下棋不过是小儿科的东西,而你在这上面都不能取胜,真是像猪狗一样笨。”

第二天,两人又下棋,这次儿子取胜了。段祺瑞又生气地说:“像你这样没有大胸怀、真才学的人,也只能在这种消遣的东西上胜过旁人了。”

张恨水笑解“凯旋餐”

那一年,日本驻军在华北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演习。二十九军也进行了一次野外演习,作为对日本的回应。

后来,张恨水邀请我出去游玩,对我说:“有没有空到海淀去尝一道新菜?我告诉你什么是‘凯旋餐’。”

张恨水说:“演习的这段期间,海淀的官吏都聚集在一起。北京一家大饭店就派出十多个厨师和招待,在凉棚下面卖他们特制的‘凯旋餐’。那些官吏们认为‘凯旋餐’大吉大利,就都去那里吃。这种餐的配制很特别,把韭黄、韭菜和肉丝,还有少量的花生米,放在一起炒,然后放在荷包蛋上就可以了,味道也不错。”

张恨水看四下没人,就笑着对我说:“你知道饭店主人制作这道菜的用心吗?假如贵国的特工知道了里面的含义,这家饭店的主人恐怕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根据张恨水所说,所谓的“凯旋餐”,意思就是二十九军必胜,日本必败。韭黄和韭菜是二韭,和“二九”谐音,用来象征二十九军。花生米又叫长生果,“长生”和“常胜”发音相似。荷包蛋象征着太阳旗。把蛋放在二韭和花生米下面,表示日本一定会被常胜的二十九军打败。

编辑:中国史 本文来源:二十九路军为何会邀请矢原医生一起用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