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7727s.com > 中国史 > 正文

闲话藏书

时间:2019-11-04 01:20来源:中国史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收藏者,有收藏古董的,收藏邮票的,收藏红酒白酒的,还有收藏烟盒纸的,总之是千奇百怪。当然,也有收藏书籍的,甚至有的还成了藏书家。作为媒体人和业余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收藏者,有收藏古董的,收藏邮票的,收藏红酒白酒的,还有收藏烟盒纸的,总之是千奇百怪。当然,也有收藏书籍的,甚至有的还成了藏书家。 作为媒体人和业余作家,笔者自然热爱书籍,也收藏了不少书,但无论是藏书的规模还是心态,都与藏书家相去甚远。笔者的藏书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文友免费相赠的书籍,一类是自个掏钱买的。前者均有作者签名、赠言,有的还盖有印章,虽不是什么大家,也不是经典佳作,但这份情谊很真实,放在书橱里收藏起来,很大程度上就是珍藏一份友情;而后者多半是名家经典,虽然无签名印章什么的,但它们的价值不言自明,把它们放进书橱收藏起来,就是收藏了知识、文化、思想和精神,自己感觉还收藏了品位。 早些年,自己对藏书并不那么在意,也没什么心得。由于居住条件有限,没有办法单独弄一间书房什么的,也没有像样的书橱,看过的书都收进纸箱子里,要么塞到床底,要么在墙角堆成一摞,突然想起要找某本书的时候,总是翻来倒去累个半死。起先,书不那么多的时候,觉得就那样胡乱堆着也没什么,但随着数量增多,就有些看不下去了,便想到来个去粗取精,把一些自认为没什么价值的书剔出来卖给收破烂的。虽然在去粗取精的过程中有些纠结,在卖掉的时候也有些不舍,但真正卖掉后也就释然了,轻松了。 然而,这种隔上一两年就要淘汰一批书的习惯,被一个朋友给堵住了。有一天,住在同城的一位朋友兴冲冲到我家里喝酒,酒足饭饱后,他意味深长地从包里取出一本书,说是要送给我作纪念。他拿出书的那一刻我没注意,接过来后才感觉有些不对劲,觉得这书有些面熟,再翻开扉页,就全明白了:扉页上留下两次签字,两次赠言。前一个留下的日期是两年前的,后一个是当天下午的。这朋友还挺幽默,或者说刻薄,他在第二次赠言中写道:请再次雅正! 说实话,如果当时地上有一条缝,我肯定会直接钻进去。事情很简单,这书是两年前这位朋友赠送给我的,后来被我淘汰当废纸卖掉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书流落到了街头的旧书摊,还鬼使神差让这位朋友给碰上了。我能想象他看到这本书时的愤怒心情,肯定把我诅咒了无数遍,甚至想提刀把我杀了。但他没有提刀,而是心平气和地提着这本书来了,还心平气和地跟我喝酒,再心平气和地“请我再次雅正”。这比提刀杀我还厉害,有点杀人不见血的意思,搞得我无地自容。 那次给我的教训是深刻的,在我的心头甚至是血淋淋的。从那以后,我不再随意淘汰书,买了新房子后,专门开辟出一间书房,还弄了两壁书橱,把每一本书都仔细珍藏起来。为了警示自己,我还特意定制了一个漂亮的玻璃书盒,将朋友的那本书放进去,摆在书橱最显眼的位置天天瞻仰,也算是弥补自己曾经的过失吧。

编辑:中国史 本文来源:闲话藏书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